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广东佛山某局原科员自述挪用公款后八年逃亡路

时间:2018-08-17 19:38:18  来源:本站  作者:

  原佛山市南海区某局科员李某挪用70多万元公款,案发后逃到越南、广西、贵州等地共8年。

  日前,他回到南海向区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投案自首。回想逃亡岁月,李某不堪回首。

  我原是南海某单位负责稽查走私香烟的主办科员,由于工作认真负责,深得领导器重,兼任了出纳员。那时我30多岁,正是春风得意时,我忙里偷闲时开始去酒楼、娱乐场所等结交“朋友”。1995年初,我染上了赌博恶习,不到半年就输掉了约58万元。

  1995年6月,我开始从单位的钱柜里提款,取出了50多万元。为尽快填补这笔数,我又从钱柜里提走十多万元与人合伙开酒楼,由于经营管理不善,酒楼亏得一塌糊涂。1995年底,单位即将开始核账,我想到挪用的60多万元公款无法在短期内填补回去,于是再从钱柜里提出10.9万元,加上自己身上的几万元,共带着15万元仓皇出逃。

  出逃的第一站是越南芒街。我在一个生意人的店铺旁搭起了简易木棚作为栖身之所,每月交2000元在生意人那里搭食。简易木棚的设施非常简陋,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夏天像蒸笼,热得人发慌,加上蚊叮虫咬,想做个好梦也难。冬天寒风呼呼,木棚四面透风。在难民营一样的环境里,我无所事事地住了一年。

  那时,有个姓黎的女孩子开始怀疑我是“走佬”的。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以各种借口找我借钱,稍有迟疑,她就威胁说:“将你的事情说出去。”贪得无厌的她得寸进尺,在我这儿前后共借了5万多元,却从来不表态何时还钱。我只得去东兴避开她。

  从越南到东兴,我的身份证已到期。当时东兴检查非常严,每隔10公里就有一个检查站。我避居在一家私人旅馆,每晚花费20元,除了一把烂风扇,房间什么也没有。我不敢出去找活干,在街上,只要见了警察,就立即低下头。

  辗转到玉林、岑溪等地,我认识了一个姓刘的广西北流人。两人迅速成立了施工队,我算是总指挥。如此起早摸黑,建了3座十多米跨度的桥和一批涵洞等,每项工程都能顺利通过验收。但毕竟是外行,从1998年至2000年,我们投入的十多万元“全军覆没”。

  一无所有之下,我经人介绍到贵州麻凯高速公路凯里段打工,每日工作十多个小时,包吃包住每月可领到600元。捱过8个月后,我与在那认识的一名姓吴的贵州人各出资2000元合买了一辆摩托车,开始搭客生涯。

  炸弹袭击约200人伤亡道士去村民家中作法东家突疯反杀道士解放军驻澳部队进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