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加入公司

阿鲁·萨丹拉彻:数字化时代的雇佣和工作所有权和企业的未来

时间:2018-12-04 19:46:20  来源:本站  作者:

  凤凰网财经讯 11月4日,由清华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和韩国与时斋联合举办的“2018相预未来:新文明城市与可持续发展论坛”在中国北京隆重举行,论坛通过分析现代城市发展中所面临的问题,寻找未来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提出了“新文明城市”的概念,探讨了以数字技术为先导的全球可持续发展、展望新文明城市与未来世界。

  美国纽约大学教授阿鲁·萨丹拉彻发表演讲表示,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我们在这样的过渡时期工作会有什么样的挑战?工作不一定是全职的工作,我们可以按需工作,享受自由职业,提供服务,或者每个人来进行创业。 我相信每个独立的个人不会说找到唯一的雇主,为他们提供稳定的,一致不变的工资或者社会福利,整个社会在不断的创新和改变,设立一种新的方式,为人们提供一种新的社会契约,整个社会必须建立一种新的体系,能够提供一种社保和一种稳定性,人们需要这种稳定性,还有这种社保,这是他们做全职时候所需要的内容。 在这样的过渡期,我相信作为全职工作的过渡,相信很多人都要转换到这种按需工作的模式,基于云计算,基于云端,在今后40年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他们会重新学习技能,他们学习如何能够做一些新的事情来谋生,每个社会,每个城市,每个政府,每个机构都应该仔细的审慎的思考,我们如何能够给这些人赋能,让这些劳动力能够实现很好的过渡,从旧的传统的经济模式到新兴的经济模式上,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共政策的挑战,我相信在今后20年中我们需要进行的挑战。

  非常感谢!非常荣幸参加这次论坛,也很高兴能够跟很多杰出的讲者一起讨论科技如何改变我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方式,也许科技能够让我们更好的去畅想一下未来城市的图景是怎样的。

  几年前我写了一本书《共享经济》,从很多意义上来讲,这本书的灵感是来自于很多中国的平台,他们领先的示范作用,今天中国的共享经济要比世界上其他国家加起来还要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每次来到中国,来到这样一个引领世界共享经济发展的国度感到非常的高兴。

  我的一部分灵感也是来自于共享经济创想的先锋,尤其是来自首尔的先锋,比如说韩国的很多创新公园,所以这本书其实是借鉴了来自韩国和中国的很多创新的先锋的想法,所以我今天非常荣幸来到这个论坛作报告。虽然书的名字是叫《共享经济》,但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论点就是众筹,或者群众基础下的资本主义兴起,为什么这点对未来生活方式至关重要呢,我给大家解释一下。

  大家想一下历史,在历史上我们是如何赚钱养家的,在18世纪,大多数都是给自己打工的,市场是什么呢,你可以去市场买一些商品或者服务,这些商品或者服务都是由个人生产的。在19和20世纪,很多工业国家打造了一种不同的组织经济活动的方式,我们修建了蒸汽机、铁路、内燃机、电报、电话,我们又发明了由大众生产、流通和分发。今天我们的社会是怎样工作的呢,其实是基于20世纪后半叶的成就发展起来的,我们大多数人要么给政府打工,要么给大公司打工,也就是说我们把自己的才能和劳动力贡献给这些组织,然后拿到薪水。在21世纪我认为这两种模式会进行一个叠合,一个就是基于市场,另外一个就是基于组织的,这两种方式会共同融合。我认为这种新的经济组织的方式是群众基础下的资本主义,这也是我这本书的核心观点,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群众基础下的资本主义案例,比如共享经济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但是我可以从很多不同的行业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一点,这样的话大家就可以理解我讲的群众基础下的资本主义到底是什么。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们是如何获取视频内容的,我十几岁的时候是看电视,电视上的内容其实是由一个大的公司,大的组织制作的,比如说电影或者电视的演播室,给我们分发这种内容的,传播这种内容的是是谁呢,是另外一种公司,比如说是电视公司或者是有线新闻网等等。所以,其实我们有两种大的公司,一个是内容的生产者,另外一个是内容的传播者。

  我们对比一下我们现在是如何获取视频内容的,比如说我十几岁的小孩,他现在是怎样获得内容的呢,分销当然还是通过各个渠道进行的,比如在中国有优酷等等,这些都是大公司,它把很多的用户或者观众拿到他们的平台上,它同时也收集了很多的内容,所以它这里面是给我们构建了很多的信任和风险管理,但是内容的生成不再是由大公司生成的,这些内容是由一些去中心化的,很多不同的个人来组成的,当然有一些是公司生成的,有一些是电影的演播室,有一些是一些方面的专家,这些专家可以专门为优酷生产内容,但是更多的内容生成者是个人,他们把自己生活当中录的一些东西上传到平台上,然后再由平台分发给所有人。所以这种平台把所有的内容收集起来,然后再分发给所有人,这就是我称作的群众基础下的资本主义,在别的领域也可以看到类似的途径。比如说在微型贷款方面也有案例,比如说我们在风投方面有很多的平台,这些平台是为了支持初创企业,但是这些资本是从哪来的呢,是从小的专业贷款公司或者基金公司,通过这样的平台分发给很多初创公司。比如说在汽车租赁行业也是这样的,比如说中国的神州租车等等都是这样的,通过这个平台我们每个人都成了微型的租车商,大家是从平台上租车,但是这个车,谁是提供者呢,可能是公司,但是更多的还是普通的个人,在教育领域也有这样的类型,比如说接下来讲者会更多的讲教育,可能会讲到在线教育,在教育方面有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VIPKID,它可以给小孩子们教英语,在这个平台上,在美国有几十万的教师,几十万的教师通过这样的平台帮助中国的孩子们学英语。在别的行业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说在零售业等等,还有能源行业也出现了这样的势头。大家可以看到在不同的行业刊印起来基于群众主义的资本主义,这种共享经济。我相信在接下来的20年内,这样的趋势会伴随着以组织和企业的模式会共存。

  现在我再给大家分享一些熟悉的案例,比如说airbnb,也是为短期游客,把他们的提供聚集了其他,在这样的平台上可以找到首尔的一个地方或者纽约的地方进行短期的居住,这些房源是个人的房源,你有房子就可以经营这样的平台,看起来airbnb是一个非常小的企业,但是看一下数字确实是非常惊人的,在airbnb上登记的房源,它的总数超过了世界上前五大酒店品牌的房间总数,在去年的元旦前夕,airbnb它服务的住客超过了万豪和希尔顿,这种基于群众的资本主义超越了国界,而airbnb已经成为了酒店行业全球最领先最大的公司。

  与此同时,类似的事在交通行业也出现了这种有别于传统,基于组织,基于企业的模式,我们现在实际上已经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比如说美国有Uber,在东南亚还有一个公司,当然了,我说了这么多公司,实际上领先的出行公司是谁呢,是滴滴出行,它有几百万的司机,几百万的车在为我们大家每天服务。还有一个公司叫Bla Bla Car,如果大家想试一下也可以,这个公司可以让你去购买别人车当中的座位,可以说是一个拼车软件,比如说你想从巴西到法国的里昂,或者从慕尼黑到汉堡,或者从马德里到巴塞罗那,或者从上海到北京,你可以把车上一个座位给同样一个方向的其他人,这就相当于是一个通告版,这个可以告诉大家我要去哪了,谁想跟我同行。这个图告诉大家的是用户在迅速增长,在法国使用的人超过了使用官方服务的数字,Bla Bla Car现在也打造了一些基础设施,有些基础设施是无形的,对我来说这种看不见的基础设施,比如说它把我们零散的资产进一步利用了起来,在未来我相信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能够极大的提升所有资产的利用效率。我们再看一下airbnb和Bla Bla Car和滴滴是怎么实现这样的途径,首先你要确保信任,要人乘客信任你,刚才马云讲到我们要打造一种新的信任,这种新的信任形式对于我们基于群众的资本主义是至关重要的,对共享经济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现在有很多的平台,不断的在进一步向我们展示,我们是可以信任陌生人给我们提供服务。有一些是需要政府的认证,比如说这些平台认证你的身份证,比如说你的社交账户,与此同时这些平台可以通过在线反馈,在线的评估等等不断地自我改进,这些东西综合起来,我相信最终能够使得别人坐进陌生人的车里,住在陌生人的家里,住在陌生人的卧室里住几天,所有这些东西离开信任都是不可能的,所以信任是构成了未来的城市图像。

  今年前我在11个不同的国家做了Bla Bla Car的用户调查,我发现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是极高的,他们有一整套的信任体系,这种信任其实是要高于这些人,跟他们同事,跟他们邻居之间的信任程度,甚至有时候还要高于他们跟朋友之间或者跟家人之间的信任,所以这样一种新的,摸不着的基础设施成为了我们今天这个社会非常重要的基石,这是一种新的商业信任。新的商业信任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现在基础设施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好,我们现在更看重的是,这种无形的,基于信任的基础设施,我为什么要讲信任呢。在讲未来经济,在讲未来城市的时候,为什么讲信任呢,因为你看一下我们商业的历史就可以知道,每次构建一次新的商业信任的话,我们世界组织的方式,我们经济活动的方式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开始我们只跟熟人打交道,做生意,几千年前政府有法律法规让我们开始和熟人,和这些陌生人逐渐开展交易,现在我们有更多的机构帮助我们设定不同的合约,进行不同的加以。在第四个阶段,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50年中,很多公司依靠品牌进行交易,假如说我们从星巴克购买咖啡,就是对品牌的信任,你和它建立一种社会契约,你希望星巴克它提供的咖啡,昨天、今天、明天都是一样的品质。目前我们处于第五交易阶段,就是比较早期的阶段,就是数字化的信任。现在我们有这种信任的基础设施,在今后20年前,我相信这会从根本上得到重新的组织,这会重新改变整个世界的经济活动。

  目前已经看到了很多的案例,包括像基于云端的技术,它也进入到了传统的交易之中,很多传统的企业也在使用云端技术,包括像《纽约时报》,他们也利用一些云计算的数据,还有大数据的技术来帮助它们。很多公司也利用云计算的平台,帮助他们部署5G的设备。Heinekens是一家啤酒公司,它也在利用云计算的平台更好的销售啤酒,酿造啤酒,现在我们看到这家公司也在推出新的销售模式,所以不同的公司都在促进云计算的平台的使用,而且他们多希望能够使用这种新型的模式,不只是传统的公司,还有一些新的互联网公司,它们都是想了解人们如何挣钱,如何谋生,不是说人们一定要去做全职赚取薪水,人们可以通过不同的工作安排,假如说是一种临时性的工作安排,或者说自由职业者,或者说是根据短期合同进行工作。

  最后我总结一下,大家一起分享,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我们在这样的过渡时期会有什么样的挑战,工作不一定是全职的工作,我们可以按需工作,享受自由职业,提供服务,或者每个人来进行创业。我相信从专业服务角度有很多的案例,法律、咨询、公共关系、会计,有更多按需工作的体制,跟大家分享一些数据,40%的美国劳动力现在的收入,有的一部分或者全部都是按照自由形式赚取的,我相信每个独立的个人不会说找到唯一的雇主,为他们提供稳定的,一致不变的工资或者社会福利,整个社会在不断的创新和改变,设立一种新的方式,为人们提供一种新的社会契约,整个社会必须建立一种新的体系,能够提供一种社保和一种稳定性,人们需要这种稳定性,还有这种社保,这是他们做全职时候所需要的内容。

  最后,在这样的过渡期,我相信作为全职工作的过渡,相信很多人都要转换到这种按需工作的模式,基于云计算,基于云端,在今后40年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他们会重新学习技能,他们学习如何能够做一些新的事情来谋生,每个社会,每个城市,每个政府,每个机构都应该仔细的审慎的思考,我们如何能够给这些人赋能,让这些劳动力能够实现很好的过渡,从旧的传统的经济模式到新兴的经济模式上,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共政策的挑战,我相信在今后20年中我们需要进行的挑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